偷生宝宝拥吻豪门老公

2019-06-25 01:48:54 来源: 孝感信息港

“姐姐,我们现在去哪?”陶臻频频回头去看医院,明显就这么离开让他不开心,悠悠不知道肖夫人对他的影响力竟这么大,否则绝不会告诉他还有这么个人的存在。悠悠出了会儿神,等到拦到出租车回头叫陶臻时,竟发现他跟在一位拿着气球的小女孩后面走出了好远。“对不起师傅,我们不走了。”悠悠赶紧去追陶臻。可她大着肚子,步伐快不起来,等到追到陶臻时,他们已经进了一所公园羿。公园里游玩的人很多,草坪上,林子里,石子路上,陶臻就傻乎乎地跟着小女孩一路到了公园里,小女孩的妈妈发现他,看他一脸痴傻且一直跟着他们,吓得护着孩子飞快地往人多的地方走,偏偏陶臻痴笑着盯着气球看,一直跟着人家。“救命,这里有个傻子——”小女孩的妈妈大叫。那边的木制椅上坐着一对年轻男女,女的抬起头一看,目光一闪,立刻站了起来,“陶臻——”“他是谁?”紧跟着站起来的是韩天伟。“我是娜娜姐啊,你不记得我了?”胡娜娜摸了摸沾上韩天伟口水的唇,扬起善意友好的微笑看着陶臻。陶臻歪着头,注意力从气球上转移到认不认识眼前的漂亮姐姐上,他想了半天,摇头。胡娜娜看了看陶臻的身后,刚好悠悠的身影被人群挡住,见他落单,便对韩天伟说:“他是陶悠悠的弟弟,韩伟霖的小舅子,你不是嫌韩伟霖挡了你的路吗?这是个机会。”韩天伟和胡娜娜是在美国认识的,其时胡娜娜在美国留学,两人一见钟情,一个想继承家业站在高位,一个想跻身上流社会。两人狼狈为奸,一拍即合。“真的?”韩天伟眼睛一亮,胡娜娜用力点了一下头,两人交换个眼神,同时伸手拉住陶臻,把他往停在一旁路边的车子拽去。陶臻受到惊吓,开始大喊大叫起来,“姐姐,姐姐——”悠悠听到叫声,一边抱着肚子,一边绕过人群循着声音跑过去,却只看到陶臻上了一辆车,“等一等——”胡娜娜犹豫了一下,对韩天伟说:“陶悠悠来了。”韩天伟邪邪一笑,“正好,两个一起带走,分量大。”胡娜娜打开车门,对着悠悠招手,“我们刚好顺路,送你们一程吧。”陶臻一听这话,以为是真的,立刻催悠悠上车,“姐姐,快上车,我们回家。”悠悠犹豫了一下,她走的也累了,胡娜娜脸上的笑容也非常的真诚友善,便上了车。“我们去花园壹号。”上了车,悠悠捶着自己的腿,开口说出地址。坐在驾驶座上的韩天伟勾了勾唇,“难得遇见大嫂,不如一起出去喝个茶吧。”悠悠诧异地抬头去看,这才发现驾驶位上坐着一名年轻的男人,相貌英俊衣着时尚,给人动感十足的感觉。他是韩家的哪一位?她之前从未见过。“我是韩天伟。”韩天伟自后视镜里看出悠悠的疑惑,自我介绍,并自作主张地把车开往一家茶餐厅,同时示意胡娜娜通知韩伟霖。半个小时后,韩伟霖出现时,悠悠和陶臻已经喝茶喝饱了,陶臻就是一张白纸,可悠悠不是,韩天伟和胡娜娜之间无形之间流露出的默契让她起疑,韩天伟才到南岭市不久,何以和胡娜娜这么熟。难道两人之前是认识的?韩伟霖一来,韩天伟站起身迎了过去,胡娜娜摁住要起身的悠悠,“副总裁有事要跟总裁说,我们先等一下。”韩天伟和韩伟霖坐到了另一桌上。“我想和肖氏合作,但爷爷不同意,想让大哥帮忙说句好话。”一见面,连寒暄都没有,韩天伟便直入主题。韩伟霖戴着墨镜,目光犀利地扫过悠悠和陶臻,垂着身侧的双手手指微微卷缩,面上却是若无其事。“哦?你想和肖氏合作?”韩伟霖挑眉,偏首看向韩天伟的方向。韩天伟点头,随即嗤笑一声,似乎是笑自己点头韩伟霖根本不会看见,于是出声说了一个‘是’。“我为什么要帮你?”韩伟霖沉声问,不放过韩天伟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他的眼睛里闪过恶毒的算计,视线看向悠悠,听到他说:“你的跟班凌盛呢?让他看看你的老婆是不是正在和胡娜娜在一起,她手边有一个杯子,只要她喝下杯子里的水,别说孩子,就连她的命都会没了。”韩伟霖脸色一紧,却是转瞬便恢复了神色,平静无波地问:“哦?什么水这么神奇?”“是大哥您的夫人特有的过敏源。”韩天伟笑的得意。闻言,韩伟霖脸色一变,尚若在平时,发生过敏只要抢救及时也不会有大碍,可是现在悠悠即将分娩,不可有一丝一毫的闪失。“好,我帮你。”没有多少犹豫,韩伟霖沉声答应了。韩天伟哈哈一笑,“看来大嫂在你心中很重要啊。”凌盛一直站在韩伟霖身后,此时愤怒的双手紧握成拳,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利用孕妇威胁别人的无耻之徒。“也不是,作为兄长,我不能让你为了一个外人犯法,不是么?”韩伟霖出声,却是否认。“你们在说什么?”胡娜娜和悠悠走了过来,刚好听到了韩伟霖说的话。韩天伟呵呵一笑,不怀好意地看向悠悠,扯高了音量说:“大哥说大嫂是外人,我是自己人,我很开心。”他果真笑的很开心,只是,很假。“姐夫——”陶臻也走了过来,直接拉住了韩伟霖的胳膊,但韩伟霖却不悦地推开了他,神色冷漠。悠悠一怔,韩天伟的话是真的?韩伟霖把他们当做是外人?“小臻,过来。”悠悠出声,拉过陶臻,陶臻一脸受伤地看着韩伟霖,眼泪都快出来了。“我们回去吧。”悠悠出声,拉着陶臻往外走,没去多看韩伟霖一眼。韩伟霖站在原地未动,也没有叫凌盛去送送他们。悠悠和陶臻走到外面,见韩伟霖没有跟上来,凌盛也不见踪影,心里一凉,抬手拦了车径自回去。“姐姐,姐夫还没来呢。”陶臻趴在车窗口,巴望着韩伟霖。悠悠心里一刺,“他有事要做,我们先回家。”这一晚,韩伟霖很晚才回家,且没有去悠悠的房里睡觉,悠悠越发觉得在韩伟霖眼里,她和陶臻比不上韩天伟。可是那天,韩晓晓对她不敬,他为什么又要说对她不敬就是对他不敬?她当时心里还很感动。他的态度未免变得太快了。迷迷糊糊的,悠悠不自觉等到很晚,直到不知不觉睡着,等到醒来时,枕头保持原样,韩伟霖并未来卧室。失落,滑过心头,可被她强行抑制住了,她现在是孕妇,拒绝一切不良情绪。………………………………….韩氏公司。韩伟霖今天正大光明地出入公司,并有传言说他即将做开颅手术恢复视力,一时间,公司里人人自危,公司各大少东的争权夺利呈现白日化。早上九点的例行会议,韩伟霖自失明之后次正式参加。“你来做什么?”韩天伟几乎拍案而起,不过介于各大高层都在,到底忍住了。韩伟霖魏然坐下,只微微一挑眉,淡声反问:“难道我不能来?”“大哥是韩氏名副其实的,过去十年里他让韩氏扩大了数倍,为韩氏赢得了巨大了的利益,整个韩氏,除了他自己,没人有资格要他不来。”韩启争锋相对,自然而然站在了韩伟霖这一边。韩天伟哼了一声,“十年,我有十年也能让韩氏蒸蒸日上,有什么了不起。”韩伟霖敲了敲桌子,威严十足地开口:“这里是会议室,不是吵架的菜市场,你们俩个可以出去说。”“要出去也是他——”韩天伟和韩启竟异口同声,同时指着对方。

安阳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邵阳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