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张行之

2019-06-25 15:18:28 来源: 孝感信息港

重生之我是张行之 第76章番外一申鹏飞自从记事起就是家里小的孩子,他妈妈走得早,在他十来岁的时候就不在了。他一直就是跟着他爸长大的。可是他爸工作很忙,几乎没事什么时间管他。爷爷身体不好,奶奶要照顾,也就无暇顾及到她。所以,他是跟着保姆和他爸的历任助理长大的。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没有长歪了不说,还长成了这样的一个正直阳光的好少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他有一个不常见面的小叔叔,这个小叔叔是家里的异类。常年在东北,很少回来。不过他很喜欢你这个小叔叔,直到有一年,他爸去看他小叔叔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一年,他已经二十几岁了。二十几岁已经是个大人了,尤其是在他们家这种家庭。更是已经确定了自己今后要走的方向。而他,更是家里人眼中不需要操心的那一类孩子。这一年,他爸和他的后妈要结婚。而他,也看到了自己以后名义上的弟弟。这个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少年,被他的奶奶还有大伯在他家里打了。看着后妈跟那两人激烈的争吵,他其实没什么反应。毕竟他们现在只是比陌生人好上那么一点点。可是看着少年冷漠的眼神,他的心,却莫名的有了一丝触动。他给沉睡的少年脸上敷上了冰块,看着少年在睡梦中还紧紧皱着的眉头。不知道像他这样打的孩子心里都在想些什么。觉得,真是一个奇怪的孩子。后来,这个孩子跟着他们到了a市,申鹏飞冷眼看着,觉着这个孩子真的不像是个孩子。他的眼神很成熟,处事也很老练。他帮着这孩子买了房子,那孩子又笑着跟他说想要帮他找装修的人。他一点也没犹豫,就答应了。看着他灿烂的笑脸,申鹏飞觉得自己似乎被感染了。有个这样乖巧懂事的弟弟其实是件不错的事。看着张行之一点点跟自己亲近起来,他觉得自己有种奇怪的满足感。喜欢看到他看自己时温暖的眼神,享受他有时候跟性格不符的撒娇。申鹏飞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快乐。后来,看到张行之遇见了叶向北。被折腾的进了医院。他很愤怒,可是一向理智的他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得罪不起叶向北,这个人不管是自身的能力还有背后的叶家,都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所以,他只有忍。劝着这个孩子,远离他。可是这个孩子还是和叶向北在一起了,虽然是瞒着所有人,可是他还是知道了。知道他们住在一起的那天,他自己一个人喝的酩酊大醉。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么无力过,从小就是天子骄子的他,次,知道什么叫做无能为力。看着他们没有多久就分手,申鹏飞觉得自己的心又活了过来。他积极的帮着张行之,尽力的做好一个好哥哥的角色,可是在他的心里,却有另一种感情慢慢发酵。叶向北又缠上了张行之,他这次下定决心要帮他。所以他送他走,就算是事后被他爸痛骂一顿他也不在乎。他不知道叶向北来找他爸说了什么,可是很快,李雪阳就是他后妈就出了事。那一刻,他心里一片冰凉。他愤怒的冲进了他爸的办公室,大声的质问。他不敢相信,一向视为偶像的爸爸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事实就是摆在眼前。让他连借口都找不到。可是申南只是冷冷的看着他,那眼神根本就不是一个夫妻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神,这一刻,他知道,他的父亲是多么的冷漠而无情。申南冷冰冰的说道:“你当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有什么立场在这里质问我?上个礼拜你被调职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我的亲生儿子,为了你,别的人我都可以放弃。更何况,叶向北提出的条件我没法拒绝。”申鹏飞觉得自己多年对父亲的印象一下子崩塌,可是在父亲冷冰冰的面具下面他却看到了对自己的爱。他说的没错,若是不跟叶向北合作,那么,他的事业就算是不会夭折可也会受到很大的打击。而申家是不会为了一个刚刚嫁进来的二婚女人去保她带进来的拖油瓶儿子的。他把自己关到房间里,整整三天,直到接到了张行之已经回来的消息。他甚至觉得,自己这一生都会瞧不起自己。这时许雯来找自己,这是一个睿智的女人,冷静,理智。他是自己的朋友,他们亲密无间。一度,别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许雯曾经有个爱人,可是这人只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工人。他们一见钟情,可是许雯的家里不同意,将这人赶出了a市。许雯再也没有找到过他,从此,心如死灰。看出了他心里的痛苦,许雯陪他喝醉,两人抱头痛哭一场。可是,终究还是决定放下。放下,却又放不下。他和许雯订婚,两个对爱情绝望的人只能走到一起相互慰籍。也许没有爱情,可是却可以互相安慰。将不能见光的感情深深的埋在心底。他掉到外地工作,可是还是忍不住从许雯那里听到张行之的消息,知道他跟家里出柜。心里就像是被挖空了一块,再也填补不上。这是他想看到可是做不到的,张行之做了,确是为了另外一个人。那夜,他自己又是一场大醉。很快,他和许雯在国外人工受孕有了孩子,是个可爱的儿子。看着张行之看着孩子喜欢的眼神,他笑着说道:“就把他当做是我们两个的儿子,将来你老了,让他给你养老送终好了。”张行之当时怎么说的?他说,“好啊,等到以后了我老了你可别反悔啊。”可是申鹏飞没想到,他当时无意中的一句话,居然成了张行之一辈子的责任。申鹏飞一路升迁,可是工作再怎么忙,只要有时间也会跟张行之见一面,哪怕只是在一起喝杯茶,他心里也是开心的。叶向北一直对他很好,他甚至都能看出叶向北有时候看着张行之眼里浓浓的宠溺。他想,也许自己这样是对的。起码,他现在是幸福的。等到张行之四十岁的时候,又一次,两人一起吃饭,他忽然说道:“行之,你这些年快乐吗?”张行之迷茫了片刻,随即笑道:“挺好的呀,我一直很好。”“其实、、、”申鹏飞有些犹豫,“行之,有件事我一直觉得对你很愧疚。就是当年阿姨、、、”“别说了。”没等他说完就被张行之打断,“哥,你别说了。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就那样吧,我们就保持现在不是很好嘛。我已经不想再有什么变故了。”张行之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复杂的表情,眼神里甚至带着恳求。申鹏飞忽然哽住了,所有的话都堵在嘴里,再也说不出来。他忽然觉得,也许当年的一切,这个人,都是看在眼里的。也许,自己到底是错过了。申鹏飞犯病的前一天,他还和张行之一起出去喝茶 。两人还说起一些以前的事情。虽然自从那次以后,申鹏飞就一直在张行之面前小心翼翼。可是,多年的习惯还是让他忍不住去找张行之。而张行之却真的好像那件事没有发生过。一如既往的跟他亲密。那天,他们聊了很久。还说起了申鹏飞的儿子申宇,申鹏飞有些无奈,他说:“孩子就应该像个孩子样子吗,才不到二十岁,每天板着个脸。说话像个老头子。真是没办法。记得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是比他可爱多了。”张行之也笑,“男孩子嘛,沉稳一点多好。你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到会说你是在炫耀的。”然后叹息着说道:“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都老了。”“不,老的是我,你还年轻。”申鹏飞淡淡笑着说道,看着张行之依然显得年轻的脸。发现他的眼角其实也有了一点淡淡的细纹。想了想,又看着那边已经走过来接张行之的叶向北说道:“不过,我觉得叶向北也老了。看他现在多担心你。”两人相视一笑,张行之微微笑着说了句。“是呀,也该他尝尝这个滋味了。”看着叶向北望向张行之的眼神,看着他温柔的为起身要出去的张行之披上外衣。看着他们在一起时张行之脸上淡淡的微笑。那是他多年前在心里偷偷设想过很多遍的。他觉得自己心里很闷,越来越闷。头越来越晕,他感觉到自己倒在地上。感觉到会议室里的人都围了过来。他心里知道,自己大概是要死了。这一生,大概就要结束了。他无力的倒在地上,脑袋里的定格是张行之撒娇的叫着他:“哥。”有些话,有些感情,一辈子,都只适合放在心底。番外二叶向北早上醒过来,看着谁在床的一边的张行之的睡脸。这人今年已经快四十岁了,眼角已经有了淡淡的皱纹,可是不仅不觉得老,反而有一种别样的味道。这么多年了,自己还是没有看够。他默默的看了一会,决定起来做早点。这几年他的工作慢慢的交给下面的人了,每天也习惯了为爱人□心早点。这是两个人之间的情趣。做好早点,张行之已经起床了。他习惯了每天都会比叶向北晚起来的,这几年也常去健身,可是晨起跑步什么的还是不习惯。每天睡个懒觉是多么幸福的事呀。“今天早上吃点什么?”他一出来就问。然后看见桌上又是牛奶粥,就不开心的嘟囔着说道:“怎么有吃这个,不能换点别的?”叶向北把小菜拿出来,看着他,温柔的说道:“你这几天胃不好,前几天又喝了酒。只能吃这个。”张行之无奈,可是又没办法。这几年他觉得叶向北越来越强势了,尤其是在他的生活习惯上。搞得他想要吃点什么刺激的,都得去外面偷偷躲着吃。又一次被叶向北撞见,这人居然几天没跟他说话。只是会把家里做好的饭送到他办公室。没办法,只好跟叶向北道歉。并表示以后再也不偷偷出去吃东西才算是结束。吃过早饭,两人分别出去上班。下班的时候叶向北想起张行之这几天埋怨吃的太淡,没什么胃口。想起张行之前一段说起想吃烤鸽子,让司机绕一条路回去。绕到一家张行之喜欢的烤鸽子店,叶向北没让司机下去。自己亲自下去买。“两只烤鸽子,烤的老一点。”叶向北下去跟着老板说道。老板有点忙,大排档就是这样。他看了叶向北一眼,说道:“把你的要求跟那边烤鸽子的工人说一声,免得忘了。”叶向北只好走到烤鸽子的工人那里,他从没注意过这里的工人,可是却莫名的觉得这人的身影有些熟悉。只是那人低着头,戴着一顶满是油渍的帽子。看不清脸。叶向北靠近了一点,说道:“请给我烤两只鸽子,老一点。”“好的,马上。”那人说了一句,抬起头。却在看见叶向北的一刻愣住了,脸上全是难堪。“苏白,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出狱的?”叶向北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苏白,他的脸上早已不见当年俊俏逼人的容颜。脸色灰黄,,眼角已经有些耸拉下来。帽子里面露出的头发也已经花白,明明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却好像是比自己老了十岁不止。“苏白有些抖索,手里紧紧拿着穿着鸽子的签子。脸色难看的像鬼一样,神情确是有些畏缩的说道:“我前年出狱的,减了刑。你,你来买鸽子啊?”他哆哆嗦嗦的说道。叶向北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默默的看了一会,说道:“你现在有什么困难吗?”苏白尴尬的笑,神情小心翼翼到有点害怕。“没,没什么事困难。我有工作,能养活自己。现在挺好的。”“那就好。”叶向北淡淡的说着,看着眼前苍老的不像话的人。却发现,自己是真的心无波澜。甚至连话都没有。“那,那我先走了。”叶向北说着,准备走了。“鸽子,你的鸽子不要了?”苏白忽然叫道,语气里带着讨好。这时老板过来,笑着问道:“怎么了?大哥我跟你说我家的鸽子卫生又好吃,怎么不要了?”说着,又看向苏白,表情不满的说道:“你怎么搞得,是不是跟客人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就知道你这种人不能用,晦气。”苏白弯着腰,不停的点头,去什么申辩的话也不敢说。叶向北只好说道:“没什么,你烤吧。烤两只。”苏白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转身收拾鸽子去了,他的动作很快。很熟练,根本没有了以前的阳春白雪。叶向北就这么站着,看着他麻利的收拾好鸽子,烤上。叶向北没再说话,一直沉默着站着,知道鸽子烤好。苏白有麻利的装到袋子里,递给叶向北。叶向北结过袋子,烤鸽子的味道真的很好,很香。拎在手里,有点沉。两人都沉默的站了一会,叶向北只说了句:“以后,保重。”张行之晚上回去,一进去就闻到了香味,看着桌子上摆着的鸽子,高兴的说道:“你今天绕了远路了,真不错,晚上的奖励一下。”说着,就上去撕了一块啃了起来。叶向北本来有点忧郁的心情被他弄得散了,走过去,拍了他手一下:“刚回来,也不洗手就吃。看晚上闹肚子。快去洗手。”张行之呵呵一笑,也不跟他争辩,好心情的上来亲了他一口。转身去洗手了。叶向北摸着被张行之弄了一脸的油,看着这人开心的笑脸,一点阴郁也在心头消散。晚饭的时候,张行之吃了不少,而叶向北几乎没怎么动那鸽子。“你不吃啊?”张行之边吃边问。拿起纸巾,为他擦了擦嘴边的油。叶向北温柔的说道:“近禽流感,据说就是从鸽子身上来的。”张行之嘴里的动作停了下来,崩溃的看了一眼手里的肉。简直是不要让人吃饭的节奏吗,这段饭还能让人愉快的吃下去吗?两人笑笑闹闹的吃过饭,晚上张行之还是好好的奖励了叶向北。叶向北以后再也没有去过哪家烤鸽子店,也在没见过苏白。叶向北在张行之快要死的时候,拉着他的手,跟他说道:“我这辈子不后悔就是跟你在一起,放心好了,我很快去陪你。在那边,也没人敢欺负你。”张行之已经说不出话,意思也慢慢的消散。可是嘴角的笑容却一直都在,看着怀里的人慢慢没了呼吸,叶向北平静的把他放下,拿出早就给自己准备好的一瓶药,吃了下去。他的意识,紧紧握住爱人的手。亲爱的,我一直都会在。完结

本溪治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嘉峪关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通化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