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名相谢安挫败桓温夺权匡扶王室稳定朝野

2019-06-11 19:50:27 来源: 孝感信息港

  核心提示:但谢安很从容,对桓温说:“安闻诸侯有道,守在四邻,明公何须壁后置人邪!”意思是,有道的诸侯都镇守在四方,明公何必在幕后埋伏士卒呢?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邢军,原题为《东晋名相谢安挫败桓温夺权匡扶王室稳定朝野》

  “东山再起”是用来形容牛人的,因为这个典故中的主人公就是一个牛人:谢安!

  谢安能文能武,生活过得小资、风流,但指挥起战争来,却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他导演的淝水之战,是中国历史上的以少胜多的战例。

  小资谢安

  大家求着谢安出来当官

  与现在的公务员热相反,年轻时的谢安不想当官。

  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是,一群王公大臣求着他出来做官,并放出“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的话,意思是说,你谢安不出来当官,让天下百姓怎么活呢?

  谢安是谢裒的儿子、谢鲲的侄子。谢裒是东晋的吏部尚书,谢鲲是豫章太守,谢安是典型的“官二代”。

  但是,谢安对当官没什么兴趣。他喜欢待在会稽郡山阴县东山的别墅里,与王羲之、孙绰等人谈论诗歌,“出则渔弋山水,入则吟咏属文,挟妓乐优游山林”。

  为什么大家这么想让他出来做官呢?这和那时的选士方式有关。

  华夏谢氏文化研究会执行会长谢纯灵说,当时选士首先要看门第,“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其次,就是看声望(越是隐士,声望越高);再次,就是看人品。大家都想看看,谢安到底是徒有虚名,还是能在关键时刻匡扶社稷,为国争光。

  东山再起

  家道遭变,谢安出山为官

  其实,谢安的名气真不是吹的。四岁时,谯郡的名士桓彝见到他大为赞赏,说:“此儿风神秀彻,后当不减王东海(即东晋初年名士王承)。”东晋朝廷多次征召他,并许以“东晋组织部长”,都被他推辞了。

  这惹恼了满朝文武官员,于是,他们联名上书谴责谢安,朝廷也感觉威严受到了触犯,就下了一道圣旨,对谢安永不叙用(后收回成命)。

  其实,谢安也做过官。当时的扬州刺史庾冰很崇拜谢安,就再三邀请他出来与自己搭班干事。次数多了,谢安受不了,就应允了。不过,一个月后,他就辞职了。然而,公元360年,谢安40岁,在东山隐居了20年后,他却出山当了征西大将军桓温帐下的司马。“东山再起”的典故就此诞生。

  那么,谢安为什么又愿意从政了呢?

  因为,谢家出了变故。彼时,谢安的哥哥谢奕因病去世,弟弟谢石因打了败仗而被贬为庶民,眼看着曾经显赫的谢氏家族将就此走上末路。

  此时,桓温专权。为了国家的稳定和家族的荣耀,谢安必须挑起这个担子。

  匡扶王室

  挫败桓温夺权,稳定朝野

  谢安选择了从基层公务员做起,当了征西大将军桓温帐下的司马。其实,桓氏与谢氏是面和心不和。桓温家族掌握着军权,一心想取代司马氏,自己当皇帝。

  公元372年,刚登基一年的简文帝司马昱去世,桓温很高兴,眼看江山就要到手了。但没想到,谢安联合王氏家族立即拥立小太子司马曜即位。第二年,桓温以给老皇帝吊孝为名,兵临建康城。谢安和王坦之出城迎接,周围都埋伏着刀斧手,随时准备把他俩剁成肉泥。

  但谢安很从容,对桓温说:“安闻诸侯有道,守在四邻,明公何须壁后置人邪!”意思是,有道的诸侯都镇守在四方,明公何必在幕后埋伏士卒呢?

  一句话,让桓温愣住了。昔日手下的小司马,竟如此旷达、自若,这么忠义之人,怎能杀之?桓温随即笑道:“老朽也是没办法啊。”命刀斧手撤下。

  桓温死后,谢安并没有赶尽杀绝,而是重用了他的弟弟桓冲。桓冲知道自己德望不及谢安,便乖乖地镇守边关。一时,东晋出现了一个团结稳定的大好局面。

  淝水之战

  晋军以少胜多,大破前秦军队

  公元383年,前秦君主苻坚带领百万大军,想一举吞并东晋。这一次,东晋的八万军队,又该如何应对百万敌军呢?

  公元383年5月,战斗打响。

  据《资治通鉴》记载,前秦军队挨淝水布阵,东晋的军队过不去。谢玄就派了说客,对苻坚的弟弟苻融说:“你们孤军深入,应速战速决,能在一天之内消灭我们。你们现在的排兵布阵都是打持久战的节奏啊。不如这样,你们往后退一些,让我们过去,咱再好好打一架,那多过瘾啊。”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苻坚同意了。他打算等晋军渡河到一半时,再出铁骑击杀,一举可胜。

  结果,事与愿违,这一退阵脚大乱。前秦军队来源复杂,有些还是晋朝的俘虏,人心不稳。有人趁机起哄:秦军失败了。后面军队又没手机、微博,不知道前方信息,一看退下来了,好吧,为了活命,跑吧。

  苻融死了,秦军越跑越害怕,越害怕越跑。夜晚露营,远处风吹草丛沙沙作响,鹤群还叫了两嗓子(风声鹤唳),秦军一看,晋军来了,兄弟们,继续跑吧。结果,又冷又饿,又困又乏,八成秦军在东晋举办的届国际逃命马拉松赛中累死了。

淮安专治牛皮癣哪好
萍乡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扬州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