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魔 千九百四十章 你有钱吗?

2020-02-15 17:46:40 来源: 孝感信息港

箭魔 千九百四十章 你有钱吗?

白里不断的追问浑天鼎的作用。

甚至把自己的猜测的是传送钥匙的说法都说了出来想要看看楚阡陌的眼神变化。

但白里失望了,当听到白里的猜测之后,楚阡陌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变化,这说明自己的猜测果然是错误的。

“唉……公子……实话实说吧,浑天鼎到底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除了魔皇整个魔族没有人知道,我没有必要用这个来骗你,因为没有意义!而且公子我可以告诉你,你的那只戒指非同凡响,很久之前我们的人就已经尝试过是否能够打开它,甚至魔皇陛下亲自出手都失败了!”

楚阡陌再次说出了让白里没有想到的事情。

感情魔皇之前已经出现过,只不过他对自己的箭魔戒指一样没有任何的办法。

“那你们知道这戒指是什么么?”

楚阡陌摇头,很显然她不知道。

“公子!今日我并没有想过你会答应,但是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公子可能不知道君主代表的是永生,公子只要拿出浑天鼎,永生唾手可得。”

“无上的力量……无尽的寿命……执掌乾坤的霸气,攻击何必执迷不悟呢!”

“想要得到就要付出代价,这道理我想你也明白,好了你不用再说了,这件事我考虑一下吧!不过在此之前我警告你们魔族,不要在我的地盘上乱来,上一次的债我会自己去收,没有人可以从白里这里拿了东西不归还,哪怕是你们的魔皇!”

白里这句话并不是在胡说,霍东觉的仇白里是一定要报的,纵然对方是那的魔皇白里也一定不会放过。

但楚阡陌却并没有在乎,因为现在的白里太弱了,弱小到如果他不是拿着浑天鼎,楚阡陌甚至都不会跟白里多说一个字,因为高贵的她怎么可能跟这样的弱小者说话?

可是今天,面对白里她甚至都愿意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却被局拒绝了,这对楚阡陌而言打击挺大的。

“那在此之前我能跟着公子一起么?”

“当然不能!我怕我把持不住把你给那啥了!”

“公子不必压抑自己,奴家随时摆在那里任凭公子下手……”

妖精!这货真的是个妖精!尼玛白里发誓这样的一个妖精如果真的跟在自己身边,自己指不定哪天裤腰带一松就能当场上演*****。

“不必了!我还是处男谢谢……”白里要说不动心是假的,可是越是美丽的事物一定越是危险的,所以白里不敢碰。

“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该走了!哦对了,你有钱吗?”白里走出很远之后忽然转身说了一句让楚阡陌懵逼的话来。

“什……什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再见……”白里自己也觉得自己这话有些无耻了!

转身走出燕子楼,当然了,白里没敢从前门出去,鬼知道前面那群精虫上脑的家伙会不会把自己吃了。

至于老流?那老流氓担心他那是多余的,保不齐这货现在已经跑去哪里泻火去了呢!白里只求这老货别把所有钱都花完,不然先不说魔族会不会下黑手,自己而死是板上钉钉了。

看着白里离开燕子楼,楚阡陌坐在房中久久无语。

说实话在此次从暗界出来的时候,楚阡陌对自己是充满了信心,在她看来,只要是个男人就一定没有自己无法搞定的。

可是真正见到白里之后她才知道自己错了,这家伙虽然也跟其他男人一样会色眯眯的看着自己,可是楚阡陌明显感觉到那种色只是身体上的,那是男人对于美女的自然反应。

但是从心理上他始终对自己非常排斥,而且楚阡陌非常好奇,白里所说的他的妻子比自己漂亮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奇女子?

“有意思……真的有点意思!能够拒绝成为君主的人,真的有意思……”楚阡陌为自己斟了一杯酒,猩红醉的香气不断散发出来。

楚阡陌看着猩红醉,脑海之中再次想到了白里身上的煞气。

那煞气是楚阡陌没有见过的,可是那种煞气却让楚阡陌有感觉有些熟悉。

“那气息为什么那么熟悉……到底在什么地方出现过?”楚阡陌想不起来,因为白里身上的煞气几乎是一闪而逝。

可是楚阡陌却有一种感觉,这个白里可能并不是那么简单。

那连魔皇都无法打开的戒指,那比君主都更加坚定的意志!这一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楚阡陌很难想象这一切竟然会出现在白里的身上。

对于楚阡陌而言白里非常弱小,别说是现在失去了一切力量的白里,就算是全盛时期的白里在楚阡陌的眼中也不过是一只小蚂蚁,自己的一个眼神就能轻易杀死白里。

可是这样一个弱小的白里身上却有着这么多连自己都看不透的东西,这到底是为什么?

一口猩红醉喝完,楚阡陌浑身化为一团黑色的火焰,火焰炸开瞬间将整个燕子楼点燃,同时楚阡陌的身子也在火焰之中消失。

黑色的火焰瞬间吞噬整个燕子楼,燕子楼就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后化为了一片灰烬!

无数聚集在燕子楼之外的人看着燕子楼瞬间被黑色火焰包裹然后化为灰烬的画面都感觉自己浑身一阵寒意!

这样的火焰是他们从未见过的,这样的力量也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白雪从天地飘洒而来,将燕子楼的灰烬埋葬在白雪之下。

不过白雪埋不住今日所发生的一切,短短的片刻之间,燕子楼的事情传遍整个燕阳城。

整个燕阳城都在传说一个神秘的年轻人,他走上了燕子楼

,而后短短的时间之内燕子楼就被化为了灰烬。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可是大家绞尽脑汁却始终无法将他跟天下任何一位强者联系到一起。

当然了也有人觉得是白里,但是那年轻人的表现跟传说之中的白里好像有些不一样,如果真的是大魔王白里,门口还能有活人?而且白里的力量主要是风雷之力,并不是火焰啊!

那黑色的火焰明显不是出自白里之手,所以一个神秘控火少年的传说也开始在燕阳城的大街小巷流传开来。

而就在无数流言蜚语之中,白里回到了酒店之中,看着一脸怒气冲冲的老流白里有点尴尬……老流带着自己去那啥,结果他没那啥成,自己那啥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