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误惹腹黑爷

2019-06-26 02:21:09 来源: 孝感信息港

刚刚司徒哲也说了,是和父皇发生关系的假像,那也就是说,她的父亲,其实还另有其人……“看来,你已经猜到一些了,小雪,别不敢相信,事实的真相,就是如此的,瑶贵妃的亲生儿子,实际上是你的轩哥哥,而你,只是小宫女和侍卫的孩子罢了……”“……”司徒雪抬头,依旧不可置信皆。“没错,瑶贵妃之所以要制造那样的假象,无非是让她的孩子不受皇帝重视,这样的话,其他皇子便不会对他下手,他也能够安然长大,而你,作为父皇的小公主,自然也不会受到太多的伤害……”昏迷中的司徒轩手指轻轻动了动,可惜众人的视线均不在他身上,这一细微的变化,也没有任何人看到。“不,母妃才不是这样的人,她对我百般宠爱,就在她出事前还暗自培养了昔儿,她死后,也是昔儿一直保护我,陪伴我……她不是你说的这样的人!”“小雪,你怎可还是不信我呢?蓝昔儿是瑶贵妃暗中培养的人没错,可是她的任务,其实哪里是保护你呢?你仔细想想,她是保护你比较多,还是保护你的轩哥哥比较多?”“不,我不相信……”司徒雪痛苦的直摇头,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她却是当真想到了一些记忆中的事情。她记得有一次,自己和司徒轩同时丢失,他们都受了伤,昔儿找到他们的时候,居然先给司徒轩做的包扎,其实仔细想想,这样的事情不在少数,之前有一次她吃醋了,还抱怨昔儿居然忽视她,对司徒轩越来越好,昔儿也是呆愣了很久,之后才跟她解释,那是因为她司徒雪在乎司徒轩,所以,她才要更加努力的保护好司徒轩,从那以后,司徒雪便再也没有追究过,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蓝昔儿说的是对的,她在乎司徒轩比在乎她自己要多得多。可是,这么多年,昔儿对她的关心也是实实在在的啊父。若司徒哲说得都是对的,那么,她蓝昔儿待在自己身边实际上是另有所图,而司徒轩的母妃,还是自己的杀母仇人……不,她不要相信这样的事情是真的,她要怎么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事情呢?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居然是仇人,自己信任的人居然也是个骗子。“昔儿,你告诉我,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司徒雪难过的无以复加,她宁可希望自己和司徒轩是亲生兄妹也不愿意承认这样的事情。“公主……”蓝昔儿面露痛苦,她趴在地上,虚弱的不成样子,说话也断断续续的。这些年,司徒雪是真心待她,她一直都知道,所以在保护司徒轩的同时,她也在竭尽全力的保护着她,可是,她骗了司徒雪,这也是真的。“昔儿,你说啊,我只相信你说的话,你告诉我,他们都是骗子,你告诉我,我就是父皇的女儿对么?”“公主,……”“呵,!”司徒雪跌坐在地,冷笑连连,昔儿这样的反应,不是已经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了么?“不敢说是么?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平时非常在意我生命的人,听到轩哥哥出事的时候。你比我还着急?”“为什么刚刚,你不像平日一样护着我,而是不顾一切的和四皇兄打在一起?”“昔儿,是因为在你心里,我的命比不上轩哥哥对么?”“不……”昔儿难过的点头,在她心里,公主的命比她自己的还要重要,但也只是比她的重要罢了。保护司徒轩,是瑶贵妃派给她的一个任务,她自然是要好好完成的。这是她的使命,她不得违背。“呵,难怪,难怪当初我说我喜欢轩哥哥的时候,你除了震惊之外便没有其他的反应,你从来没有将我当成怪物……我当时以为那是昔儿你想得通透,却从来不懂,你不反对,只是因为你一直都知道我们并不是真正的兄妹……”司徒雪从小就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她一直生活在哥哥和皇帝等人的呵护中,她从未想过,自己的身世竟会这般不堪,她居然爱上了自己的杀母仇人……“哈哈!”一旁看戏的秦雨终于忍不住大笑,“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的身世比我还悲剧!”听到这样的消息,她简直是太开心了。虽然,司徒雪和她并没有太大的冲突,但谁让他们都是皇家的人呢?“这个世界上,悲剧的人,从来都只有你秦雨一人罢了!”空灵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朝声音来源望去。司徒轩已经抬头,此刻的他看上去并不似平时那般唯唯诺诺,他的眼里,满是坚定,竟是这般的耀眼。“原本我也这么认为,可是现在,我突然觉得,你司徒轩,远比我可怜的多,刚刚出生就被自己母亲算计,明明是皇上的贵妃所生,却只能背负着一个小宫女的娘亲的身份,终日待在冷宫那样的地方,吃不饱,睡不暖……”“主要的是,一个对你比较好的人,居然是抢了你光环的人……呃!”秦雨的tang话嘎然而止,因为愤怒中的司徒轩突然扯断了捆住他的绳索,一下子捏住了她的喉咙。这些事情,他很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是他心里一道不能揭开的疤,也是他一直不敢接受司徒雪的真正原因。不是嫉妒司徒雪这么多年来享尽了本该属于他的荣华富贵,而是担心司徒雪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而他,却不能亲自告诉她,他害怕只要一说清楚这件事情,他会彻底的失去司徒雪。秦雨和司徒哲联合起来的时候他就猜到了他们有阴谋,他们要抓他的时候他也分明逃得掉,他只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借他们之口告诉司徒雪他们之间的事情罢了。而司徒轩这一个微不足道的动作,再次让司徒雪觉得绝望。“小雪,看到了么?他会武功,一直以来,他们都在骗你,现在,你还一如既往的喜欢他么?”司徒哲问得很紧张,丝毫不给司徒雪喘息的机会。他咄咄逼人,一点也不像司徒雪印象中的那个,只会满嘴胡言乱语,幽默搞笑的四皇兄。“小雪,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感觉么?”他司徒哲不是对所有事情都没心没肺,他也会思考,也会喜欢人,他看着他心爱的女人喜欢着别人,他也会觉得难过。“你跟他们比起来,又能好到哪儿去呢?”闻言,司徒雪突然就笑了,可是笑容却是那般的凄惨和决绝。“你们一个个的,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可是,却一个个的都骗着我,你……”她指着蓝昔儿。“你说过我比你自己重要,却瞒着我这样一个天大的秘密,让我每天在痛苦里不能自拔,看着我每天因为愧疚和自责日渐沉默你也不管不顾……”“你,司徒轩,骄傲,自大,自以为是,你一直以为你的决定都是为了我好,却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从来不问问,这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还有你,司徒哲,口口声声说你比谁都爱我,却也一直在算计我,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恨司徒轩,却从来不考虑,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的痛苦……”“还有你,秦雨,说好这辈子都是好姐妹,你却陷害了嫣然和欧阳,你亲手扼杀了我们四姐妹之间的情谊,你如今变成了这样,也只能说你是咎由自取……”“呵呵,你们就是这样爱我的么?”“小雪,我只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告诉你……”司徒轩心里一痛,捏着秦雨脖颈的手也松开了些,秦雨呼吸到新鲜空气,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儿。“不知道怎样告诉我就一直隐瞒?那你这一身武功又该如何解释呢?”“还有,司徒哲,别在打着喜欢我的口号做这些伤害我的事情了,我司徒雪是没心没肺,可不代表我没脑子,我司徒雪,今日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纵使我和司徒轩之间存在再多的误会,存在着再多的恩怨,我不喜欢他,更不可能喜欢你……”说罢,她头也不回的朝外跑去。司徒轩和司徒哲在身后追,却没人注意到,秦雨眼里闪现出来的阴狠,她提起地上的大刀,朝着司徒雪的身后砍去。

防城港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茂名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乡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